每顿饭都陪在弟弟床头一起吃

胡安英正喂张永梅吃饭。19岁那年,一场怪病让张永梅双腿瘫痪,父亲脑梗半身不遂,母亲因操劳过度一病不起,此后,所有的重担一下子落到了哥哥张永华和嫂子胡安英身上。尽管夫妻二人拥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为了不让弟弟孤单,50年来家中的每一餐他们都陪伴在弟弟床头一起吃。

本报记者 王源露

通讯员 杨金辉 张燕青

手推地排车

步行30里带弟求医

今年73岁的张永华是淄博市高新区保税物流园区西尹村的一名退休民办教师。在上世纪50年代,父亲突然因脑梗半身不遂,一躺就是2年,而母亲也由于操劳过度一病不起。这对张永华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而此时,他的弟弟张永梅又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双腿行走困难,只能靠轮椅行走,这对张永华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然而,当齐鲁晚报记者见到张永华时,他却没有流露出一点对生活的悲观与失落,倒像是一个刚从田野归来的老农,满目沧桑的面颊上微笑依然。回忆起那时的场景,张永华说,“当时我一个人既要照顾父母,又要关心弟弟,这些重担压得我透不过气,睡不着觉的时候就去学校操场上溜达,一圈又一圈,心里的苦也没有地方去诉说。”

好在他找到了一个愿意与他分担忧愁的贤内助。妻子胡安英的到来,让他重新看到生活的希望。为了给弟弟治病,张永华和胡安英用地排车拉弟弟进城看病,从西尹村到市区近30里的路程,半月就得跑一趟。他们始终坚信弟弟的病一定能治好。为此,张永华还时常去城里咨询老中医,每到一处他都是信心百倍,希望满怀。他还和胡安英商量,为弟弟建起了单门独户的四间新瓦房。

除了下地干活

还要照顾一家八口

如今,张永梅已经69岁,回忆起这五十年来的点点滴滴,他对大嫂胡安英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张永梅告诉齐鲁晚报记者,大嫂24岁便嫁进了张家,从嫁进来的第一天开始,就担负起了照顾他的责任。“当时大嫂嫁进来的时候,父母都已经病倒在床,大哥白天要去学校教书,所以大嫂既要去生产队干活,中间还要折回家两次给我们做菜喂饭。后来三个侄子侄女出生了,大嫂一个人要照顾我们一家八口,真的太辛苦了。”张永梅回忆,“记得有一年的夏天,大嫂刚从田里回来,我就嚷着要喝水,还打了暖瓶。大嫂见我耍脾气,不但没生气,还赶紧为我烧水、做饭。就是那天,大嫂由于在玉米地里干活时间太长中暑,后来这件事我后悔了很长时间。”

在胡安英看来,所有的付出都是理所当然的。她说,“这些年,我觉得最累的时候就是刚嫁进来那几年,因为那时候家里收入少,每天都想多干些活,让家里人吃上一口饱饭。”胡安英觉得,把公婆和弟弟照顾好,能吃饱,她才能心安。长嫂如母,50年来,张永梅的棉衣棉裤全都是大嫂一针一线缝制的,从洗衣做饭到端屎端尿,胡安英辛勤哺育着这个特殊的家庭。

为弟弟订杂志

供他学习无线电维修

在哥嫂的照顾下,张永梅虽然不能下地,但生活也过得有滋有味。在张永梅的房间里,一张硕大的双人床上有一半堆满了书刊杂志及许多收音机、无线电的零部件。张永华说,“弟弟瘫痪的时候还在上学,因为身体条件已经不允许再去上学,他每天就以听收音机、看报纸来打发时间。后来时间长了,他还对无线电产生了兴趣。”对此,张永华特意为弟弟订了电视机维修、无线电杂志供他学习。如今,张永梅的无线电维修技术在村里已小有名气,虽然大多数时间都是为村里乡亲免费维修,但张永梅心想,能够赚一点钱给哥嫂补贴家用,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心理安慰。

在张永梅的床头紧挨着一张老旧的茶几,茶几上摆着一瓶开封的白酒和几只酒杯。张永梅说,“大哥时常会跟我喝两盅,而且大哥大嫂为了顾及我的感受,这些年来他们都是在这个茶几上陪我一起吃饭的。”

因为土地流转,张永华的老房子连同为弟弟盖的大瓦房已经推平作为他用,为此他们一家搬进了置换来的楼房。三室两厅的房间面积不算大,但也有独立的餐厅,而为了弟弟方便,张永华和胡安英收起了餐厅的餐桌,每顿饭都陪在弟弟床头。张永梅说,“逢年过节,侄子侄女回家吃团圆饭,也是围在这个小茶几上一起吃,这些让我心里特别温暖。”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本文地址:http://gumuseli.net/dz/577329jk5tet5.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

欲要了解更多关于"海洋之神www.590.com"的内容,请关注http://gumuseli.ne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